劉偉馨
  新片《囚徒》,導演丹尼斯·維倫紐瓦,加拿大人,拍過令人震驚的《焦土之城》。雖然《焦土之城》不是懸疑片,但它在宗教、戰爭等背景下,聚焦雙胞胎姐弟尋找母親生前不為人知的秘密,懸念十足;《囚徒》儘管涉及宗教、法律、人性善惡,但從本質上來說,它是一部懸疑片,一部令我們緊張、揣摩、求解的懸疑片。
  就像許多懸疑片慣用的套路,《囚徒》也是從孩子失蹤切入:兩個六七歲的女孩安娜和喬伊,好端端地隨家人歡度著感恩節,忽然之間,莫名其妙地憑空消失,疑點只有一輛露營車,一個智商如同十歲小孩的成年嫌疑人亞歷克斯,他有著一個“嬸嬸”……這樣的開頭並沒有不尋常之處,關鍵是,我們將要開始的尋求真相之路會一馬平川嗎?
  大凡此類綁架、誘拐、失蹤案,電影所呈現的不外兩種方式:一是當事人,或為家人或為自己,單槍匹馬,鋌而走險,探尋結果;二是警探或者偵探,通過蛛絲馬跡,層層推斷,嚴絲合縫地導出結論,驅散迷霧。《囚徒》很有意思地將這兩種方式糅合在一起,既有父親凱勒為尋愛女竭盡所能,不擇手段,又有警探洛基為破案子四處奔波,殫精竭慮。父親和警探,他們都在履行自己的職責,但我們想知道,他們各自究竟會以怎樣的方法,將謎底昭示於天下。
  嚴格來說,安娜的父親凱勒,並不是理性破案,而是憑本能行事,就像《焦土之城》里有個角色所說,直覺總是正確的。凱勒是一個信教的人,他堅信父親教會他的道理:“不管最終會發生什麼事情,只有你自己能拯救自己。”扮演凱勒的是休·傑克曼。這個虔誠的信徒,憑直覺,相信弱智亞歷克斯就是女兒失蹤案的罪魁禍首,至少有所牽連。在對警方失去信心後,他開始自我行動:囚禁亞歷克斯,運用暴力,在變得瘋狂的同時,又要懺悔自身的罪孽……這是一個為了親人無所不用其極的人,這是一個深陷在矛盾和絕望中不知所措的人。
  對於洛基警探,扮演者傑克·吉倫哈爾這樣說:“他有著那種質疑一切的偏執。”他是一個認真負責的警探,他的上司可以把美譽加在他的頭上:“凡是派給他的案子都能偵破。”但在我看來,他不是一個聰明的警探。雖然在神父的地下室發現一具據稱殺了16個小孩的屍體,脖子上懸掛著迷宮圖案的垂飾,但他並未就此繼續展開調查;雖然因無證據釋放了亞歷克斯,但並沒有和上司協調好監督弱智,以致弱智被凱勒囚禁;雖然他在燭光守夜現場發現了另一名嫌疑人——失憶且迷狂的誘拐模仿者,但卻讓他逃脫,捕獲後因不理智又導致他開槍自殺;他自以為知道凱勒從醫院去哪裡追尋罪犯,結果開車卻跟錯了方向……這是一個鍥而不捨卻處處碰壁的警探,這是一個陷於壓力但最後還是勝出的警探。
  父親和警探,兩條線索交集於“迷宮”:亞歷克斯熬不過凱勒的折磨,說出:“他們把孩子放在迷宮裡了。”失憶模仿者被捕後一直在畫迷宮圖。應該指出,他們的弱智、失憶都因服用了罪犯的迷幻藥所致。我們很可能像電影中的角色一樣,以為“迷宮”就是藏匿女孩的所在地。事實上,“迷宮”只是“迷宮書”,在失蹤女孩喬伊獲救後的一個回憶鏡頭裡,有一本《解迷宮》的書,上面貼有紙條:“完成迷宮就能回家。”而在失憶模仿者家中,也搜尋出另一本迷宮書《尋找隱形人》,迷宮的圖案被貼得到處都是。看得出,罪犯誘拐孩子,一定先讓他們解迷宮圖,以致弱智的亞歷克斯意識里浮出“迷宮”,失憶模仿者不僅模仿迷宮書里的隱形人實施假綁架,而且不斷複製、描畫迷宮圖。洛基警探終於在亞歷克斯“嬸嬸”家,發現佩戴迷宮圖案垂飾的男子照片,他殺了16個孩子,而他的同謀,他的繼任,他的妻子,就是亞歷克斯“嬸嬸”。迷宮從此不再迷惑,不再迷亂,不再迷離。  (原標題:囚徒)
創作者介紹

外牆清洗

gx29gxbt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